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市场营销 > 市场动态 > 正文详细阅读
“榆林煤”推动经济上行:因“煤”而兴扬“煤”吐气
日期:2017-03-15   来源:凤凰陕西   编辑:   浏览量:3362  
字号:
内容概要:“榆林煤”推动经济上行:因“煤”而兴扬“煤”吐气

    对煤炭市场而言,2016年是富有戏剧性的一年,煤价从上半年的“跌跌不休”到下半年的急剧上涨,让煤炭市场真正体验了一把“过山车”。尤其是随着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煤炭行业去产能等政策效应的持续传导,煤炭市场在2016年下半年开始迅速回暖,市场实现供需基本平衡,部分地区甚至出现了结构性供应紧张,煤企的经营形势大幅好转。陕西榆林作为全国第二产煤大市,将前两年煤炭市场低迷的状况视为一次逆境中的挑战,坚持把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作为转型发展的立足点,全力实施“榆林煤”、“榆林兰炭”品牌战略,推动经济发展实现提质、增效。因此,在新一轮市场启动之际,“榆林煤”一马当先,煤价涨幅领跑全行业,凸显在全国煤炭市场的重要地位和影响力。

    榆林煤:符合政策、市场需求的优质煤

    作为一个资源增长型城市,榆林能源富集,世界罕见。目前,榆林已经发现8大类48种矿产,北部有世界七大煤田之一的陕北侏罗纪煤田,西部有中国内陆最大的整装气田,南部有国内最大的岩盐矿床,所拥有的矿藏资源潜在价值高达43万亿元,平均每平方公里土地拥有10亿元的地下财富。

    就煤炭资源而言,榆林拥有全国储量最大的优质煤,54%的国土面积含煤,煤炭预测储量2720亿吨,探明储量1490亿吨,占全国探明储量的15%。相比而言,“榆林煤”不仅储量大,而且品质优,其95%以上是侏罗纪精煤,具有特低灰、特低硫、特低磷、中高发热量的“三低一高”特点,有害元素氟、氯、砷含量特低,被称为“环保煤”、“洁净煤”、“化工煤”。2015年11月7日,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正式颁布了“榆林煤”产地证明商标证书,这也标志着“榆林煤”从地标产物时代进入商业品牌时代,为“榆林煤”提高品牌知名度和影响力,进一步巩固拓展全国煤炭市场吹响了号角。

    当前,在国家实施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政策背景下,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为导向,一批不符合环保要求的劣质煤炭逐步退出市场,同样作为煤炭去产能重点地区的榆林,因“榆林煤”符合“清洁、高效、绿色、环保”的煤炭供给侧改革需求而在这一轮改革中赢得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一批先进煤炭产能得到优先释放,品牌影响力和品牌效应持续显现,全国煤炭市场份额持续增加。“榆林煤”成为国内和行业内大家公认的品牌,长三角、珠三角等地区对如何使用榆林煤和在其它煤产品中掺配“榆林煤”已经有了明确的指标。

    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榆林煤”销往河北1.4亿吨、山西6500万吨、陕西关中4500万吨、内蒙古3000万吨、河南1600万吨、宁夏1100万吨、山东1000万吨,上述地区的销量较往年大幅增长。

    “榆林兰炭”:降污减霾保卫蓝天,打造民用洁净燃料大市场

    作为“榆林煤”的再加工产品,“榆林兰炭”更是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的另一张名片。“榆林兰炭”又称半焦,是无黏性或弱黏性的高挥发烟煤在中低温条件下,干馏得到的较低挥发固体炭质产品,生产兰炭的同时也得到煤蕉油和干馏煤气。由于生产兰炭时,原煤经中低温干馏时挥发分被大量析出,部分硫、氮等元素提前释放,因此兰炭硫、氮、灰分、挥发分含量大幅降低,全硫、灰分等主要排污指标与宁夏无烟煤接近,优于大部分无烟煤和原料煤,具有明显的减霾效果,这完全符合当前国家防治大气污染实现治污减霾的政策需求。

    目前,榆林已成为全国兰炭的主产区,兰炭生产实现规模化、高端化、精细化。中科院地球环境研究所研究《榆林兰炭与原煤民用燃烧排放因子对比分析报告》结论显示:在pm2.5排放上,传统兰炭比洗块煤降低75%以上,升级版兰炭降低90%以上;在对人体健康影响最大的多环芳烃排放上,传统兰炭较洗块煤排放降低80%以上,升级版兰炭降低97%以上。而北京科技大学的研究表明:用兰炭替代可减少CO2排放,硫化物随高炉煤气排出减少,降低对炉墙的腐蚀,使得高炉操作稳定顺行,有助于降低燃料比。用兰炭取代传统煤炭,更是对高耗能、高污染建材行业减霾治污的一项重要举措。兰炭在电煤掺烧领域的减霾效果更是得到了广泛验证。换句话说,推广使用“榆林兰炭”,对治污降霾,保卫蓝天具有不可估量的意义。

    榆林市目前已与北京、河北、山东及关中等全国重点地区签订了推广使用“榆林兰炭”的战略合作协议,“榆林兰炭”已成为当地煤粉锅炉及工业锅炉、民用洁净燃料等领域中替代烟煤、无烟煤实现治污减霾的首选清洁燃料,将发挥日益重要的作用。

    经济指标上行“十三五”末原煤转化率欲达50%

    坚持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加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利好消息,推动榆林经济在煤炭市场复苏之际一路上行,不但煤炭企业逐渐脱困,延伸煤炭产业链也逐见成效,这让市场对榆林未来的经济充满了期许和底气。供需情况永远是市场最迅速最直接的反映,相比同行业,从煤炭市场逐渐复苏以来,榆林煤一直供不应求,库存紧张,甚至多次出现无库存情况,这一点仅从公路运输方面便可见一斑。榆林出境山西、内蒙、关中等主要公路运输通道,每天都排满运送榆林煤的车辆,这种情况仅在历史上煤价高峰期出现过。从价格方面看,榆林煤涨幅领跑全行业,煤价更是涨得早、涨幅大,相比年初涨幅超过200元/吨。

    榆林市能源局的统计数据显示,当地去年煤炭产量共计3.62亿吨,火电、兰炭、甲醇等转化项目实现就地转化原煤近8000万吨,转化率达22%。预计到“十三五”末,依托已规划建设的7200万吨兰炭生产线,已建成或即将规划建设的大型坑口电力集群2000万千瓦/年的火电装机容量及煤化工、煤制油等项目实现原煤就地转化率达到50%的目标。从22%到50%的提升,简单数字增长的背后代表着的是榆林经济提升的增量和空间。榆林一直努力打造延伸煤炭产业链,围绕煤炭在兰炭、煤电、煤化工3个板块进行下游延伸和高端开发。“榆林兰炭”已形成聚氯乙烯、铁合金、清洁燃料油、金属镁煤气发电等综合利用产业链。府谷30万吨合成氨52万吨尿素项目建成投产,神木富油、锦界天元煤制油加氢项目被誉为“榆林版煤制油”,目前正在进行“用煤先取油”最新技术攻关。电煤一体化格局形成,火力装机容量1440万千瓦,每年转化原煤2000多万吨。一批煤化工项目建成投产,国家能源化工基地向中高端发展,建成世界领先的煤油气综合利用项目和煤焦油全馏粉加氢、低阶粉煤热解等装置,建成国内首个百万吨煤间接液化项目和煤电镁铝合金一体化项目,建成全球首套煤油共炼项目,形成一批基地规模级能化产业集群。这一系列的成果,意味着榆林再一次走在了能源转型发展的前沿,“榆林煤”也将在推动经济攻坚克难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关键词:“榆林煤”推动经济上行:因“煤”而兴扬“煤”吐气
【返回首页】 【返回上一页】 【返回顶部】 【打印该页】